天灰网网

遥远地奔逃,枯萎的草地,以及流水帐滔滔。

我的年少轻狂(三)


赵磊的家不算近,伍嘉成哭了一路。也不闹腾,也不出声,就把脑袋支楞在赵磊的肩膀上,眼泪啊鼻涕啊,淌的好像月光从树叶上流下来,亮亮的,慢慢的。赵磊的肩膀被风一吹,凉飕飕的,他也不敢动弹,像是把皇冠戴在了肩膀上,怕一动啊,就要被别人抢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伍嘉成酒醒了一点点,赵磊到家门口,折腾半天也腾不出手拿钥匙,伍嘉成眯着眼睛,一边抽噎着鼻涕,一边伸手拉开他胸前的书包,找出钥匙开门。

赵磊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在一起,租下一个三室一厅的公寓,爷爷睡书房,奶奶睡主卧,他睡次卧。爷爷奶奶身体不好睡得早,一旦赵磊碰上学校训练又或是活动,爷爷奶奶大多就先去睡,留好他的饭菜。赵磊轻手轻脚把伍嘉成背进房间,再轻手轻脚地出去热好饭菜,端出来一口一口喂给哭得懵懵的人。

伍嘉成吃了两口,胃里一阵痉挛,从椅子上弹起来抓过垃圾桶就吐。赵磊第一次见到喝醉的人,伍嘉成也是第一次喝醉,难受得五官都快绞到一块,好不容易停了一会儿漱了口,没过多久就又吐得直不起身。

吐了大半夜,终于歪歪斜斜地靠着墙睡了,伍嘉成抱着垃圾桶缩成一团小奶猫,赵磊拿着热毛巾慢慢擦他的脸,面对万众仰望的学长此刻有些狼狈和受伤的模样,胸口察觉一阵又酸又紧的疼,密密麻麻的,好像被网捞住的鱼。

伍嘉成这一次睡的真沉,赵磊给他脱了衣服换睡裤都没有醒来,好不容易赵磊合上眼睛,手臂上一沉,湿湿热热的触感。他不知道伍嘉成又梦见了什么,也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刚熄灯的卧室看不清头顶的天花板,他看向黑沉沉的天花板,仿佛可以通向夜空,静谧又悠远,赵磊轻轻哼起歌,唱给梦里那片悲伤的天空。

“你在回忆里留下的脚印,是我爱的风景。”

“我要给你日不落的想念,寄出代表爱的明信片。”

伍嘉成的作息一向是规律的,虽说晚上喝醉,生物钟也没有拖太久,他醒来时赵磊已经不在屋里,大约是早读课开始的时间,如果他动作足够快,大概能赶上第一节课。

对于昨晚的事情,他多少是记得一些的,起码对于开门和进屋的记忆,都很清晰。一面是感激这位一面之交的学弟慷慨的帮助,一面又万分懊恼自己的失态。他起身想要帮着赵磊清理一些什么,但是无论是垃圾桶还是弄脏的衣服,都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房间里的香薰机温柔地吐着柑橘的清新气息,他的衣服也叠好放在了椅子上,旁边放着牙膏牙杯,和一个新的牙刷。高三被传为校园偶像的风云学长蹲在刚入学小学弟家的地上,把头发挠成了西兰花,懊恼到不行。

赵磊买小蛋糕的时候,终于碰见了伍嘉成一回,笔直地挺在铁门边上,一看就是在罚站。他一遛小跑到伍嘉成面前,立在他面前抿嘴巴,等对方先开口。

伍嘉成果然先开了口,看见他第一反应是快乐到不行,冲他一笑,肿着的眼睛更小了:“嗨,造奥磊,早上好!”

“早啊,学长休息的怎么样?”赵磊长长的睫毛在晴明的阳光下清晰得像蛾子的翅膀。

被太阳晒的晕晕乎乎的伍嘉成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可爱的小学弟就是见证了自己又吐又哭的目击者,嘴巴像个脑部受损的精神患者一般半张着对着赵磊好一会儿也没说出话来。

“我和爷爷奶奶一起住,但是他们起的早,应该是出去买菜了,学长碰到他们了吗?”赵磊想了想,顺手把手机的小蛋糕塞给伍嘉成,“学长还没吃早饭吧……”

伍嘉成确实饿坏了,感激地看着赵磊,向前迈了一步,伸手举过赵磊的头顶,帮他挡太阳。

伍嘉成磨蹭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来,上课铃响了,赵磊摆摆手要上楼,伍嘉成终于把人喊住,讨来了微信。

赵磊回到教室,安慰了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小蛋糕后扁着嘴巴的郭子凡好久,久到上课又开始久违的走神。老师从地心引力讲到加速度,赵磊盯着手机上[我是破音小网址]和[你已添加了Hey嘉成,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这两行字,足足有十分钟一动都不动,大概也就是眨了眨眼睛而已。

伍嘉成大概是罚站得无聊,趁着教务主任不在,偷偷摸着手机找赵磊聊天。

[嗨~]

[我要好好谢谢你哈哈哈哈,昨晚糗大啦/吐舌!]

[放学有没有空呀,到我家吃个饭呀?/害羞 ]

[你现在在上课吧?什么课呀?你说不定和我一个老师的哈哈!]

[你力气好大啊,明明是个小朋友!]

……

赵磊看着震个不停的手机,干脆把震动也关闭,纯粹开静音,因为伍嘉成说话的频率,使手机屏幕始终保持在点亮的状态下,都不需要他解锁。赵磊平时不是太用手机聊天,毕竟惯用的大多也是视频和音乐类的软件,打起字来不太熟练,慢吞吞的,又加上和学长对话的紧张,伍嘉成都刷了两个屏了,赵磊才打出来一句话:[学长好,学长不客气。/可爱]

稍稍停了几秒的微信界面又开始动了:

[不用叫学长啦,叫哥就好。]

[叫哥也还挺奇怪的,那叫小伍?]

[啊呀这个随便啦,也不是很重要。你在上什么课啊,是不是上课不好好听讲在玩手机啊!小朋友不可以这么不乖哦!]

[今晚有没有空你还没说嘞!]

[小蛋糕很好吃哦!哈哈,吃完我就不太饿啦!]

[今天因为迟到和没做作业被老师罚站,真的好晒啊!]

赵磊盯住转身板书的物理老师,悄悄把手机藏在袖子里,把手放上桌面,立起笔袋,加快速度回复伍嘉成。

他拒绝了伍嘉成晚饭的邀请,不是因为害羞只是单纯因为晚上确实要训练。但是他应允了伍嘉成说放学后陪他训练的请求,他看着满屏绿色里最底下那句[那我晚上去陪你训练好了,跟你一起练习一下我也不算没事做啊。],半天又接不上话,直到下课铃叮铃铃地切断了他的出神,屏幕上又跳出一句:[下课啦,我回教室去啦,下节课好好听讲哦!/可爱]

赵磊想跟他说一句再见,在[去吧,小伍哥哥。]和[好的,学长。]以及[嗯嗯,哥。]直接删来改去十来次,两眼一闭,心一横,发了个:[晚上见,嘉成。]

赵磊觉得自己不太礼貌。

但是他不是很想对伍嘉成太礼貌。

如果是好朋友的话,应该要更近一点才是吧?

伍嘉成回到教室后就把手机塞包里了,平时他也不太找别人聊天,除了早晨读些新闻的时候,也不太想的起来看手机,直到晚上见到赵磊,忽然被小朋友一口一个嘉成的叫懵了。

因为和谷嘉诚重名的关系,除了谷嘉诚和家里人电话里会叫他嘉成以外,平时大多数身边的人为了区分他俩,还是叫他小伍或者是全名的,关系近的就叫他卤蛋了,忽然被一个小小学弟叫了嘉成,有些奇怪,但是也好像不是需要纠正的东西。

这个亮眼睛的小学弟声音真好听。伍嘉成盘腿坐在排练厅的地板上,托腮看着赵磊,这么想着。

初一年级的学弟学妹们看到伍嘉成在教室里,都变得坐立不安起来,无论是开嗓还是唱谱,朝着伍嘉成的方向看个没完,愣是把老师惹急了,也愣是把伍嘉成看得脸红了。老师让伍嘉成不要呆在排练室了,去楼上或者其他哪里都行,伍嘉成就顺手带走了赵磊,拍着胸脯保证这个学弟的排练今天就交给他了。

老师拦也拦不住,看在他多少还是懂分寸的,也就随他去了。

伍嘉成倒也是没有把人往校外带,比赵磊还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那棵树,他把看起来更粗一点的树枝让给赵磊坐。

赵磊就这样享受着高三优秀学长的一对一辅导,伍嘉成确确实实是盯着赵磊唱了足有一小时的歌,才肯放他回家。

赵磊喜欢唱歌,也喜欢有人教他唱歌,更喜欢伍嘉成教他唱歌。伍嘉成的家和他恰巧同一个方向,出于学长想要给小学弟一个宽厚的肩膀的责任心,伍嘉成决定先送赵磊回家。他的嘴巴不是在唱歌就是在说话,这句话大概不假。赵磊揪着书包带子,听伍嘉成从学校的食堂阿姨,说到校门口的门卫大爷。

他说了很多人,说了很多事,但是很少说关于自己的事情,关于他的家庭、他的学业,他一句都没有谈起。

一直听的很认真的赵磊,在到达家门口,即将挥手作别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他:“嘉成,你昨晚是不是不开心?”

伍嘉成有些吃惊,他原以为赵磊大概也不会再提起那件事,他皱着一张脸,像个小笼包。

小笼包最后还是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赵磊。高中部教导主任的话还响亮地回荡在脑海里,一圈又一圈,嗡嗡的。大抵意思是,联考中两个人的文化课成绩都有所退步,专业课方面,伍嘉成还过得去,谷嘉诚作为体育生,训练时间大幅度减少,作为学校重点培养的保送生,建议他们俩能停止接下来的校园活动以及各类演出,毕竟现在是高三。

被教导主任说了一通后两个人的心情都很不好,伍嘉成并没有打算真的停止演出,他喜欢唱歌表演,也珍惜和谷嘉诚每一次同台的机会,但是伍嘉成太害怕,害怕接下来如果再发生点什么,关于演出和活动就不再是“建议停止”这样简单。从教导主任办公室到校门口这段路,他心急了些,对谷嘉诚说话说的有些重,压力本就比他来得更大的谷嘉诚,也摆起了苦瓜脸,最后一转身,说自己要去打篮球,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伍嘉成说,其实今天来上课,就什么事也没有了,谷嘉诚比之前也要来得认真多了,也会主动来问他问题,只是昨天晚上,他在那么一瞬间,真的有了老谷想退出的错觉。

伍嘉成说得轻飘飘的,语毕还冲着赵磊露出虎牙笑。赵磊也不知怎么的,看着他浸在叶子阴影下的眼睛,好像看到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那种,寂寞的神情。


TBC.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