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灰网网

遥远地奔逃,枯萎的草地,以及流水帐滔滔。

我的年少轻狂(二)


在五中,用书夹情书这个习惯好像是从谷嘉诚那里开始的。那年伍嘉成和谷嘉诚才读初一,就开始有女生给他写情书了。把情书夹在书本里传递不仅仅为了防老师,也是递情书的同学为了躲过那个伍·什么都要管·嘉成。伍嘉成发现之后有些哭笑不得,也就对谷嘉诚每天收到的各种奇奇怪怪的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至于后来这种方式随着他们的升学,成为了五中的风气。

开学典礼后伍嘉成和谷嘉诚被朋友们拉去KTV玩儿,一哄而上要抢那个初中学弟给伍嘉成的情书,一群人闹哄哄地在KTV走廊推搡着跑,闹得被工作人员请出来。

伍嘉成翻着谷嘉诚收到的巧克力试图转移话题,拆开一个往旁边喋喋不休的嘴里塞:“这个好吃的,老谷老谷,你快来,你不来就被我吃完了。哇真的很好吃啊……”

被伍嘉成塞了一嘴的男孩子嚼着巧克力,口齿不清地打趣:“吃这么多巧克力,卤蛋明天变皮蛋了我跟你讲。”

夏夜的风穿过不辩分寸的年少时光,带着凉爽的燥热,将那亲密无间的少年吹作一团,不知道是谁先对伍嘉成伸的手,小爪子抽出了他塞进裤子里的衣角,挠得他扭成一个小龙虾。

伍嘉成拼了命挤到站在旁边摆弄半天耳机线的谷嘉诚面前,在他面前举着一朵已经被压得变形了的丑玫瑰,“这个包包里还有玫瑰花啊?”

“好歹是人家的心意,你们别挤了。”拨弄耳机线的谷嘉诚终于发话,伸出手臂拨开伍嘉成身边闹的没边了男生们,把伍嘉成拉到自己旁边,接过被他翻的乱七八糟的礼盒。

谷嘉诚说完这句话又露出了冬眠的表情,折腾了一天他已经困到不行,大家才总算是放过了他们俩。

伍嘉成的家在外省,他住的地方是学校附近租的小房间,住的倒是不差。房子虽然旧的很,好在朝向好、地方大,伍嘉成住的习惯了,从初一到高三,都没有换过房子。告别了楼下那群一路上都在扰民的闹腾鬼后,关上房门,四周一下子又都隐没在了寂静中,他没有开灯,气喘吁吁地趴在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里。

伍嘉成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出那个给他递情书的男孩子安静又乖巧的眼睛,亮亮的,有一点涉世未深的怯意,又有那么些期待和好奇。一个很特别的男孩子,会唱很特别的歌。

他支起上半身摁开床头灯,从书包里掏出那本书,是一本语文必修四的课本,信封不算厚,伍嘉成鲜有地极具耐心地拆开了书里的信封,潮湿的手心捏皱信纸的边。对于伍嘉成来说,也确实是第一次收到男孩子的情书。

他太紧张了,以至于读得慎重又小心,一行一行的,直到看见落款时候,还恍惚着,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情书的主人并不是赵磊,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伍嘉成再次躺平在床上,他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放松下来,他放空地看着长着点点霉斑的天花板,又觉得心里好像有些空了。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使劲晃了晃脑袋,摇出去那么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掏出英语课本背单词。

郭子凡总的来说是一位积极向上、勤勤恳恳的好学生,除了偶尔喜欢做披着浴巾跑来跑去的小戏精、偶尔自习课翻墙出去买个零食以外,总体来说,也算是老师特别喜欢的乖宝宝。此刻没等赵磊开口问,乖宝宝就扒拉着赵磊的袖子,要跟他八卦五中的传奇——嘉成兄弟。

伍嘉成是音乐特长生,而谷嘉诚是体育特长生。五中的特长生都在同一个班级里,所以伍嘉成和谷嘉诚,这两个名字只差一个声母的特长生,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年级、同一个班。这一巧合在赵磊听来也很特别。郭子凡从两个人初中入学因为名字被老师分为同桌开始,如同做汇报一般事无巨细地跟赵磊一一讲述,两人搭档去参加十佳歌手、因为训练逃课被老师一起罚跑操场,有一次谷嘉诚生病传染给伍嘉成,导致两个人第二天都没来学校被大家疯传成了被家人禁足,还有伍嘉成偷吃了谷嘉诚盒饭后从此开始学做饭等等等等,郭子凡絮絮叨叨,竟然讲了整整一节早读课。

赵磊看自己同桌,之前不觉得他是一个话多的人,终于忍不住打断他问:“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的吗?”赵磊很惊讶,伍嘉成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受欢迎一些。

“当然不是啦!”郭子凡拍拍胸口,一脸骄傲:“因为你的好同桌,是老谷家的乖宝宝啊!”

伍嘉成和谷嘉诚是同桌这件事全校都知道,但是谷嘉诚的小表弟郭子凡今年也入学了这件事,大概目前为止,知道的只有谷嘉诚、郭子凡和刚刚得知的赵磊,三个人。第一节课的上课铃响了,一向学习成绩不错的赵磊,却费劲了力气也集中不了精神,郭子凡说的那些故事很生动地在脑海里演绎起来,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那天和他说话的小学长每次笑起来露出尖尖的小虎牙的样子。

他明白自己疯长的羡慕心情,总是孤独存在的他,常渴望着这样合衬的陪伴,就算是那种手拉手上厕所的感情,听起来也很不错。

赵磊抓不住飞走的心思,拖着下巴朝窗外发呆,窗户外侧生长茂密的树枝,在闷热的夏季里无聊地相互倚靠,在那重重叠的的树影里,他仿佛看到在树上的两个人,晃着腿、唱着歌,有个少年脸上映着阳光的斑点,咧开嘴的时候隐约能看到小小的虎牙,他看着他,一词一句都很认真。然后赵磊心里传来一首很好听的歌: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然而,开学典礼后,初一与高三的距离,又不仅仅是六年,又或者是几层教室。五中的高三与初一到高二是分隔开的,是主校区旁边的小院子,由一扇铁门与主校区相连。赵磊不是没想过去结交伍嘉成,但是嘉成兄弟遥远得仿佛传说,常常听别人谈起,却不知道怎么样去靠近。习惯于独处的赵磊,即使同样是音乐特长生,也不善于找到合适的理由,又或者说借口。只有在他去帮同桌买小蛋糕的时候,经过那扇铁门,会朝着那个方向伸伸脖子,刻意走得慢一些,又或者装模作样系一下鞋带,碰不见,也就不了了之,时间久了,记忆比起好感,更朦胧了。

距离伍嘉成毕业不足一年的时间,比赵磊升初二,还要早一点。在赵磊长达六年的中学时代里,不足六分之一。夏天,也就在悉悉索索的粉笔与黑板的碰撞声中,和落叶一起落进了泥土里。夏末秋初,又湿,又热,又燥。

那天轮到赵磊和郭子凡做值日,也没有做多久不知怎么就下起雨来,两个人都没有带伞,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接了会儿雨滴,郭子凡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谷嘉诚就撑着伞到了教学楼下,扬着下巴朝他们招手,示意他们下来。郭子凡问赵磊要不要一起走,赵磊看楼下的谷嘉诚也只有一把伞而已,两个男孩子要挤下都勉强,也就推脱说一会儿家长会来。

剩下赵磊一个人和空荡荡的教室,雨一时半会也没有变小的意思,赵磊窝回教室,翻出了作业和月度测试卷。等到他写好作业再抬头,雨停了,夜也已经降临,星光点点,灯光点点,华灯初上的夜晚总是很好看,学校里已经漆黑一片。赵磊不算胆子大,快手快脚塞好书包,关了灯也想要赶紧离开像被结界罩住的校园,跑下楼梯却看见图书馆下排练厅的灯光从门缝间漏出,倒映在教室玻璃上。

排练厅有人并不奇怪,有人在里面练歌练舞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奇怪的是亮着灯的排练厅并没有像往常一般传出或大或小的乐声。赵磊猜测大概是人走了忘记关灯,自然也想帮个举手之劳。当他推开那扇门,竟一时愣住,久久反应不过来。

轻微酸臭的空气,七八个空酒瓶,一个躺在地上的伍嘉成。

赵磊没想过会在这样的场景中和伍嘉成碰面,关于搭讪的话语思考太久此刻依然满脑子空白,似乎又是撞破这位未成年学长饮酒的秘密不知该怎么收场,总之,赵磊的手指还扣着门框,手心的汗已经让他快要抓不住门框。 他在离开和走进去之间犹豫了足足有十分钟,直到伍嘉成受不住门外灌进的风,嘴里嘟嘟囔囔地翻了个身,赵磊才匆忙做了决定,关门进屋。

赵磊走到伍嘉成身边蹲下看他,对方显然是喝醉了,脸上又黑又红,憔悴又疲惫,眼角鼻下都湿黏黏的,大概是哭过了,只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汗都已经干了,就是身上凉冰冰的。

赵磊试图推醒他,推了几下都没有反应,干脆大着胆子,想着先把人背回家。赵磊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想来想去,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比起把学长一个人留在这里,和把他喝酒的事情告诉别人,带回家似乎是最妥当的处理方法。

赵磊的身高虽比同龄人高,力气也稍大一些,要背起一个比自己大六年的学长,多少还是有些吃力。把酒瓶子的藏好,再去把伍嘉成搬到背上,赵磊很快起了一层薄汗,隔着几层单衣,向伍嘉成传递着体温。

赵磊好不容易背起了伍嘉成,双腿晃晃悠悠,终于站稳,而背上的伍嘉成被他折腾得意识恍惚地醒来,在赵磊的小肩膀上支着下巴,迷迷蒙蒙睁开眼睛朝前看,不知道又想到什么伤心事,眼泪鼻涕没完地淌,顺着他的脸颊流进赵磊的肩膀。赵磊紧张的心跳声,一时吵得他什么也听不清了。

TBC.

评论(13)

热度(18)